埃及遊記38-曾經泡水的菲萊神廟第六天的第一個行程,是參觀亞斯文水壩。這個景點很無聊,風很大,省略不介紹了。接下來,我們前往知名的菲萊神廟,是伊西斯女神的地盤。這個女神,曾經紅到古羅馬帝國去,後來被某新興宗教打敗。據說她是該新興宗教聖母崇拜信仰的起源之一。去菲萊神廟,要先買票,再坐船。背包客好像要自己雇船。坐在船上,風吹起來還蠻舒服的。這裡是少見有在檢查包包的景點,豆比爸的大攝影包被檢查很久,因為安檢人員在開啟包包上遇到困難。後來豆比爸因故在這個安結婚西裝檢門出出入入好幾次,前幾次還有檢查,後來只要看到豆比爸就揮手叫他直接過去,不用檢查了。菲萊神廟有二個塔門,照片中這一個塔門,進去後,有個中庭,還會再看到第二個塔門。古今對照:十九世紀,上面是菲萊神廟的塔門,下面是所謂圖拉真涼亭。很明顯的,畫家來時,菲萊神廟還沒有被水淹沒。網路介紹:「1902年英國人修建阿斯旺大壩時,淹沒了菲萊島,遊客也只能乘著船觀看露出水面的神廟廟門和石柱。」塔門上可以看到當年的水位高度。柱廊上也看得出水位高度。這個神廟在1980年完成訂做禮服遷建到另一個島上的工程。從此不必泡水啦。古今對照:泡水的照片。從這張照片,可以大致看出菲萊神廟的建築格局。神廟裡,有些科普特基督教的十字。據說,這裡和荷魯斯神廟一樣,都曾經被基督教拿來作教堂。塔門上的浮雕。這女神好像是哈托爾女神吧,有牛角。菲萊神廟的特色,就是塗鴉超多。稍微有良心的人會刻在空白處,缺德的就刻在浮雕上。1828年4月,到此一遊。當時,大老遠來到這麼遠的埃及南部,不知道要花多少天的路程。塗鴉者看到的菲萊神廟,跟我們看到的不太一樣。神廟內部澎湖民宿蠻大的,導遊先帶大家稍微走一下,再解散,自己走。導遊們通常會特別介紹一下這裡,這面牆在二樓的高度(上圖右上角),據說有法國考古隊的集體留名,當年隊員們要刻名字時,還得先爬上照片中殘缺的二樓地板。鏡頭推近拍,拍到的考古隊集體塗鴉。刻那麼高作什麼?刻低一點,後人才會看到吧。上面是不是刻有巴黎的經緯度?這裡的浮雕也不錯,不過我們沒拍什麼照片。豆比爸已經呈強弩之末,拍不動了。盡是在拍貓啊,花啊之類的。牆上的雙翅很漂亮。解散後,我跟豆比爸就各自分開逛了。我關鍵字廣告們感情沒有不好啦,只是獨立性都很強。一對穿著優雅的老夫婦。九成九是日本人啦。老年時結伴到埃及遊玩,真好。但穿得太講究了吧。如何維持白色的套裝的乾淨呢?菲萊神廟有一小區有紀念品店和露天咖啡店,豆比爸在這裡看到好幾隻貓。許多台灣團到菲萊神廟都會遇到這些貓,網路上許多埃及遊記裡都有這些貓的身影。一位日本小姐拿出貓飼料餵貓咪們,豆比爸說這些貓猛吃貓飼料,很愛吃的樣子。搞不好,在日本,菲萊神廟的貓有點知名度也不一定,日本人這麼愛貓。豆比,要惜福啊,看人家吃情趣用品飼料,吃得狼吞虎嚥的,豆比妳卻會挑嘴。圖拉真涼亭。在這裡,我跟豆比爸再次相遇。也是在這裡,我們遇到了難忘的事,這是一件以豆比爸的差勁記憶力,仍然有可能終身難忘的事。先來一張古今對照圖。在這裡,我就不禁要自鳴得意一番啦,我真是會找照片啊,我好厲害啊(自我陶醉中.......)想像:當年這些歐洲紳士仕女們來菲萊神廟時,是可以乘船在神廟裡穿梭來去的,穿過圖拉真涼亭,再穿過兩個塔門,進去看擺祭壇的聖殿,在漆黑的內室裡,由船夫舉著火把,觀看牆上的浮雕,船槳激起的設計裝潢水花,打在法老浮雕的膝蓋上,導遊說,看啊,這面牆是當年法國考古隊的集體署名.......乘船穿梭在菲萊伊西斯神廟裡,真是別有一番懷古風味啊。這讓我想起當年在普吉島乘獨木舟鑽岩穴的情形。普吉島獨木舟鑽岩穴上普吉島獨木舟鑽岩穴下在圖拉真涼亭裡往上看,這裡的柱頂好漂亮。精細繁複的柱頂下方,已經沾到不少鳥糞。圖拉真涼亭裡的塗鴉,超超多的。當我們正站在圖拉真涼亭裡看塗鴉時,突然,這件事就發生了。啪一聲,鴿子糞掉下來,豆比爸身上好幾處就中標了。我們兩個都愣住,我腦襯衫裡先是一片空白,然後才重新開機啟動,擬定危機處理程序,先拿起相機迅速拍一張照片,然後趕快把相機擱著,快動作從包包裡拿出台灣帶來的濕巾和埃及買的濕巾開始擦擦擦。全程我們二個都蠻冷靜的,驚慌失措這四個字不適合我們。不過我邊擦邊抱怨了一兩句「埃及有禽流感耶」「有禽流感」「手指會沾到耶」豆比爸的前胸、肩膀沾到蠻多的,因為拍照的角度,所以沒拍到。這隻鳥吃蠻多的,糞的份量蠻大的,全部濕巾都用完了。沒有砸到頭、臉或5D2,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上圖:禍首,就是牠,就房屋二胎是牠。豆比爸邊被擦,邊抬頭看向仍待在原處、沒有飛走的的禍首,不過,燒灼的目光對禍首一點影響都沒有。上圖: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禍首的特寫。幸好豆比爸手邊沒有橡皮筋之類的東西。豆比爸只能拿起手邊的5D2(不是把5D2丟過去),而是對著禍首拍下照片存證。(按:豆比爸具有在五公尺外,以橡皮筋準確射死小蚊子的奇特技能)在鴿子很多的路克索神廟和荷魯斯神廟,都沒有遭到鴿糞擊中,沒想到來到南邊的菲萊神廟,終於「中」了。從此,對豆比爸而言,圖拉真涼亭就是「我被鴿糞打中的酒店兼職那個地方」。接下來的塗鴉照片,是豆比爸遭受空襲前,我們在圖拉真涼亭內拍的照片。遭受空襲後,我們花了五到十分鐘的時間擦完鴿糞後,就自圖拉真涼亭撤退了。上圖:1886年HOLROYD來過這裡。經過網路搜尋,有位英國藝術家Charles Holroyd(1861-1917),搞不好是這位塗鴉的HOLROYD。這藝術家的作品包括The Flight into Egypt。這是隨便猜的哦。另一位可能的人選,是John Holroyd in Egypt,他在這個時間也在埃及。所以,不詳啦。以下的照片,各位就隨意看看吧。1868年來的,好像是一群酒店工作人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單車

vi83vimm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